www.00rfd.com_www.00rfd.com-【Sun Game 拥有】

来源:黑龙江贸促会原会长王敬先被双开:小官巨贪的典型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10-22 15:04:04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  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黄河口风云|文章|中国国家地理网#标题分割#两年前的春天,我的一位环保公益圈的朋友从山东寿光坐大巴回北京,途经东营的时候,天色已经暗下来。他知道,东营是黄河入海的地方,于是便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,想看一下黄河入海之前的样子。当黄河在车窗外出现的时候,他甚至没意识到那就是黄河:那条河就像一条蜿蜒的小蛇,在宽阔的河床上的狭窄身躯,似乎随时都会因为一道小沟而受到阻挡。朋友说,那天他本以为会看见“黄龙入海”的磅礴胜景,结果差点连黄河的踪迹都没有寻觅到。这些年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活动,到过不少黄河流经的地方,经常能回想起黄河在不同地域的样子。而黄河入海口的湿地则是一片绿色的海洋,风吹过,芦苇荡漾发出沙沙的声响。事实上,黄河的水量本来就不多,枯水期就更少了。当你见过黄河沿途的省份是如何贪婪地汲取黄河的水分后,你便丝毫不会为下游几乎干涸而吃惊了。黄河口湿地早已名声在外,红草地也十分壮观。虽然我们只看到零星几片,但依然兴奋异常,依然感动无比。因为,这是母亲河向大地做最后吻别的地方。跟所有城市一样,东营没有放弃任何可以“发展”的机会。这两年,除了通过占用湿地获取土地引进化工企业外,还将黄河三角洲的天然湿地开发为旅游景区。湿地内营造了不少人工景观不说,还养殖了一大群黑天鹅和赤麻鸭。事实上,黄河口湿地一直以来是众多鸟类的家园,被称为世界鸟类的“国际机场”。这片湿地是暖温带最大、最年轻、最富生机的湿地,贸然开发湿地反而会造成环境破坏。据当地人说,每年的旅游旺季,湿地的游客极多。由于景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鸟的措施,游人对鸟类会产生极大的干扰。一开始,我们看到黑天鹅还倍感欣喜,但当地爱鸟人士告知我们,黑天鹅其实是外来物种,将它们放养在黄河口湿地不仅毫无意义,甚至会影响本地鸟类的生存。这让我们不由地大吃一惊,深感自然规律的玄妙深邃。黄河上处处是坝,整条大河早已波澜不惊,不再奔腾咆哮,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黄河了。我们一直走到黄河三角洲的大海边,才找到了那原本是属于黄河的澎湃气势。站在岸边,四周无比寂静。极目远望,远处黄河的身姿在夜空下朦朦胧胧,像是在积蓄着力量。回想看到她走入大海前的景象,我们的母亲河已经浑身是病,但她毕竟是有生命的一条大河,假如我们减轻对她的蹂躏和摧残,她也许还会重新年轻起来,重新焕发青春。毕竟,从地质角度来说,黄河依然还很年轻。我对朋友们说:“让我们关掉手上的电子设备,静静地听一会儿黄河和大海的诉说吧!”什么时候我们人类学会倾听自然,或许江河便还有重生的希望!摄影师手记:带着寻找中的疑惑,带着古道夕阳的余辉,也带着疲惫,我们回到东营的旅馆。我也曾经在欧洲考察过塞纳河、莱茵河、多瑙河、施普雷河、内卡河等河流,再看黄河,只感觉夜不能寐。欧洲的大河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,但现在都河清水晏。而黄河,我们的母亲河,何时才能重新焕发青春容颜?作者简介:艾若,给绿文化创始人,曾多次参与“黄河十年行”环保公益活动,用文字和图片记录黄河流域的自然生态和文化现状及变迁。

编辑:www.00rfd.com_www.00rfd.com-【Sun Game 拥有】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langend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马英九:台“外交”形势现在还不是最坏但会更坏 小米9Pro5G版3699刷新价格下限5G手机价格战激烈 迪士尼CEO伊格尔:从苹果董事会辞职是因为业务冲突 澳洲联储主席:预计未来几个季度经济增速将温和走高 热点概念全面回调银行板块逆势拉升 另一场能源革命:世界最长重载铁路浩吉线开通 美联储官员发声大鸽派意外转鹰美元还要接着涨? 海军空军少将领衔受阅首次亮相的方队有27位将军 上交所科创板已受理君实生物上市申请 哈尔滨天木等药企7批次药品被暂停销售使用、召回 百度主业务增速放缓出售携程股票扩充“粮草” 牧原股份:预计2019年1-3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超过10亿 又见净值飙升泰达宏利溢利A单日涨128% 理财子公司投资非标梦碎?业内称言过其实 深交所:继续暂免收两大基金交易经手费和单元流量费 长假将至持债过节可获双重收益博弈节后流动性回暖 神秘人地铁车厢玩涂鸦日本京都数千人出行受阻 “通乌门”发酵乌官员抱怨:还能把美国当盟友吗 巴拉圭2012年来首次联大未提台湾台当局回应 医药零售“六巨头”演武:需警惕商誉减值风险 人社部:基本养老保险已覆盖超过9.5亿人 头部App注册量超2000万共享衣橱租衣市场稳了吗? 伊朗总统怼美国:美到哪里哪里的恐怖活动就增多 沙特将放宽对外国女性游客限制:不用穿长袍 英首相将与欧洲多国领导人会晤有信心达脱欧协议 法国官方:9月30日全国哀悼前总统希拉克 台湾选举犹如天界大选妈祖关公玉帝城隍爷忙坏了 京雄城际动车票开售北京西到大兴机场二等座25元 财政部将所持工行农行股权10%划转社保基金 多名专家赞赏中国在北极科研领域作出的贡献 浙江对台海上航线载客累计20万人次 平安基金:创新产品引导资金进入战略产业 周杰伦代言卖了3000多万台的电动车龙头要冲刺IPO了 苏宁金服公司完成百亿增资要独立上市? 小米推出户外蓝牙音箱:蓝牙5.0/Type-C接口 财政部划定拨备覆盖率上限剑指银行“隐藏利润” 海航旅游不再是大股东凯撒旅游称无变更实控人计划 我国第70个衍生品——苯乙烯期货9月26日亮相大商所 媒体:“重构想象”的华为能“干翻”苹果吗? 美大学把射钉枪装无人机欲代替建筑工人高空作业 创科实业逆市升逾3%获中信里昂净买入1072万元 电商物流“蟹斗”阳澄湖背后:客单价最高达每单50元 小米全面屏电视Pro发布:支持8K视频播放1499元起售 改良版GalaxyFold被曝屏幕再出问题:出现彩色斑点 “地表最强”CVC晒单:战投超830亿已实现收益180亿 刘邦故里沛县转型发展“废地”变经济新增长点 九连胜:中国女排3-1荷兰距离世界杯夺冠又进一步 美国加州对电子烟巨头Juul展开刑事调查 美国高通CEO:在迈向5G进程中中国走到了世界前列 房贷利率“换锚”前夕深圳楼市交易升温 电动汽车的普及正让美国汽车行业面临失业潮 世行CEO成IMF新任总裁首位来自新兴市场的领导人 首航在即从空管角度解读大兴机场 深圳市创鑫激光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中止审核 大和:统一企业维持优于大市评级目标价10港元 泰坦科技被否:科创板遭否第2家发审委提四质疑 2019年并购重组委否决13单:11单持续盈利能力缺陷 财付通:严厉打击网络炒汇和外汇期货违法犯罪活动 金融科技:移动支付悄然串出“数字丝路”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决定免去徐光副省长职务 上海:到2021成为全球5G产业高地和应用创新策源地 三峡水利启动重大资产重组重庆“四网融合”提速 商务部: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3000多家企业参展 周睿金:黄金周线收官行情分析日内操作指南 2019“CEO离职潮”的偶然与必然 宝鼎科技六涨停收涨4.5%国盛证券营业部卖一千万元 【吾国吾民】一面携程一面学术梁建章的二度创业 车市“金九”失色日系安然无恙? 贸易摩擦下企业如何掌握主动:产业链完备创新力提升 WeWork、eBay、Juul的CEO在24小时内相继离职 *ST步森: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王春江 人民财评:5G值得期待,但不必急切 有色金属特立独行四季度仍有支撑 中国新型超音速巡航弹曝光外形酷似冷战武器(图) 财经早报:煤电价格联动将谢幕三季报预喜集中2板块 一张图看懂全新华为钱包首发自动选卡有效提升效率 9000米这群海洋石油人在南海海底打洞(图) 已经吃不起猪肉?另一场食肉主义大危机正在酝酿中 官方调查结论:浙江丽水市雅溪镇镇长吴小凯系猝死 中国中期重组再碰壁社保基金闪电撤退 新机场新市场:大兴国际机场投运中国经济又一增长极 原优信CMO王鑫加盟威马汽车担任首席增长官 9地出台住房租赁新规上热搜!万科建近5000间租赁房 新华汇富全年转蚀3282万元股息0.25仙 全通教育:终止收购吴晓波旗下巴九灵96%股权重组事项 A股拉锯局势四季度机构看好低估值消费和科技成长 9月25日上市公司晚间公告速递 城中村改造催生千个亿万富翁?村民:我本身就是 多家球鞋平台整顿炒卖行为:关停涨跌幅榜封禁账号 农业农村部:生猪产能逐步恢复猪肉价格涨势趋缓 深圳区域性国资国企综改试验启动打造先行示范样本 振静股份并购巨星农牧一波三折紧急调方案规避借壳 科创板上市委否决第二例泰坦科技核心技术受关注 中国女排击败塞尔维亚提前一轮卫冕世界杯冠军 中东局势逐渐失控沙特的子弹是否会飞向伊朗? 科创板第二例泰坦科技IPO遭上交所否决 美国上市故事没那么美好鑫苑分拆物业赴港上市 近期10股获重要股东大手笔增持1股前三季度业绩大增 马云退休的第16天想他,想他 vivo回应造电视传闻:未来以个人为中心不考虑智慧屏 网易有道最快三天后赴美上市 半小时从北京西到大兴机场京雄城际铁路北京段开通 德系阵营的“排放门”隐痛:亡羊补牢还来得及吗? 45家药企60个产品拟中选这些药品平均降价59% 芝商所微型E迷你股指期货受青睐 人民日报评论员:长臂管辖乱港注定白忙一场 乐乐茶又被指抄袭新品跟茶颜悦色太相似 IPO被否后迁址西藏今天成功过会 深交所本周对银亿股份等12宗违规行为进行纪律处分 天弘基金陈瑶:定投微笑曲线获取稳健收益|走进基金 抛售旗下亏损矿业公司60%股权ST宜化5天两度卖资产 克里斯塔利娜-格奥尔基耶娃就其当选IMF总裁发表声明 麒麟集团曾升逾两年高位现倒跌64% 朋友圈60元环游世界,虚假“人设”缘何流行? 一起氧气瓶被排气结果公布国泰航空解雇两名员工 十大博客看后市:盘面剧烈分化谁是罪魁祸首 前8月保险业保费收入增长13%广东保费稳居全国首位 住建部:中国已建成世界最大住房保障体系 人民日报评论部:中国同世界共享机遇共谋发展 叫板白宫?美参议院再次投票终止“紧急状态” 外媒关注首艘两栖攻击舰下水:建造速度令人惊叹 9月25日在售高收益银行理财产品一览 中信建投王常青:凝心聚力祝愿伟大祖国繁荣富强 公募基金数量破6000华安创新等“首只”处境各异 瑞达期货:甲醇期价收涨关注前期高点附近压力 胡润30岁以下创业者榜单揭晓:文娱传媒成创业首选 指数化投资正成为一种发展趋势 一个月内王毅再次会见巴总理 家政市场报告:90后喜提“最懒”人群 财政部:银行不准隐藏利润这些银行将有一波分红潮? 基民嗨了:今年来这20只基金狂赚70%以上 国家邮政局:我国快递对全球快递业务增长贡献超50% 美将对使用华为5G盟国追加制裁?欧盟内部意见不一 这位设计师任美驻南非大使她的包最高卖2万美元 领益智造原实控人未披露被动减持情况被出具警示函 快讯:数字货币概念再度异动金冠股份涨逾8% 雷军堪称IPO收割机:金山办公将上市身家轻松涨10亿 “4+7”试点扩围到全国拟中选价平均降幅59% 收盘:美股周五收跌科技股跌幅领先 标的资产状况现重大变化广州浪奇终止收购香料公司 辽宁沈阳查处200余起环境违法案件暗管偷排噪声扰民 中国近年平均每年办理婚姻登记1400万对左右 景顺长城基金稳健养老FOF成立自购比例达13.46% 视频|外长王毅在纽约演讲:中美双方谁也没占谁便宜 北向资金恢复净流入贵州茅台被主力买上新高 央行缩减逆回购交易量资金面将迎美好时光(视频) 农业部:支持乡村双创企业登陆资本市场 民企纾困周年:有人上岸、有人深陷有人负重前行 春兴精工业绩击垮信心:爆炒5G概念董事长大举减持 太平财险成收罚单常客因虚列服务费用被罚15万 张晓宇:一位外资CEO的成长史 獐子岛:公司决定终止重大资产出售事项 时间放慢256倍华为Mate30Pro启用7680帧慢动作 人民日报宣言系列第二篇如约而至有个故事很有趣 约翰逊用语不当遭批评英议会陷入“混战” 孙悟空都服输!波士顿动力最新逆天机器人360度翻跟头 东风公司建立废旧物资处置信息化平台年底将试运行 谈判无果美通用汽车公司近5万工人继续罢工 三部门:对外贸易经营者备案原产地企业备案两证合一 三星将投资13万亿韩元用于QD-OLED电视生产 曾经的鸽派日渐强硬Evans认为美联储无需再降息 五角大楼宣布向沙特增派200美军并部署爱国者导弹 古驰包包在中国卖不动新出口红被指“来抢钱了” 埃及军方在西奈半岛打死100多名恐怖分子 8K电视只依靠8K技术?背后这些问题都将影响8K普及 人民日报:以“标准化”助力高质量发展 长信先利半年定开混合增聘基金经理吴晖 百威亚太暗盘盘初涨近2%机构:看好首日表现 荀玉根:近期银行地产板块或再迎岁末年初的异动效应 西部贫困地区农产品到粤港澳大湾区“赶集” 蔡英文的这番傲慢让陈水扁都说她“封建思想”了 央行会不会进一步考虑降息降准?易纲回应 我驻南非大使馆举行招待会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河南首条巨型爬山扶梯正式投用酷似巨龙盘旋山脊 深交所发证券投资基金交易和申购赎回实施细则 美国9月消费者信心指数出现改善8月份曾大幅下滑 估值暴跌,创始人被迫辞职,WeWork到底怎么了? 分析师称美联储料在10月宣布大规模美国国债购买 减税降费是财政头等大事将据评估结果调整完善政策 大洋电机二股东徐海明违规减持吃广东证监局警示函 杨振宁等共谋科技发展:未来15年科技创新怎么干? 5G到底该不该成为购机新指标?|5GWeekly 探访阅兵训练场外媒记者:盛大阅兵精彩可期 罗振宇:我们这个岁数的人已经不拿理想骗自己了 深圳:“拆”字当头这座城市又火了! 鄂尔多斯盆地东胜气田新增探明储量442亿立方米 国家发改委:中国人均GDP达6.46万元实际增长70倍 外汇局新闻发言人就6月末外债数据有关问题答记者问 标的资产出现重大变化广州浪奇终止收购香料公司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:新建改建贫困地区公路50多万公里 清理25只子基金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最新回应来了 多地纷纷加快 下沉市场流量之战:攻占网吧和农村超市 苹果iOS13和iPadOS存第三方键盘漏洞官方:即将修复 因工作需要恒生前海基金张勇离任基金经理 全国校外线上培训征求稿:AI课单次收费不得超3千 爱立信拨备12亿美元以了结美国反海外腐败调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