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77psb.com_www.77psb.com-【家决一雌雄】

来源:美司法部制定“公共负担”新规移民政策再收紧?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11-14 01:43:31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  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他早就不是兵了,可怎么就戒不掉“兵瘾”呢#标题分割#  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这是为啥呢?请看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——  大伯的“兵瘾”  ■忠 皓  我的大伯有“兵瘾”,这是公认的。  早上6点必定起床早操,被子一水儿叠成“豆腐块”,裤缝什么时候都倍儿直,最爱穿部队的胶底鞋。谁要说点当兵的不好,他一准跟你翻脸。  大伯,川西北汉子,1979年3月入伍去了河北石家庄。他一心想当战斗英雄,可到部队屁股还没坐热,就被绿卡车拉到燕山深处,挖起了山洞。一连挖了1个多月,不少人连自己部队的番号是啥都不知道。个别战士私下里发牢骚:“西南正在打仗,咱却在这挖洞,这是当了个啥孬兵!”大伯埋头苦干不说话,又被别人揶揄:“当孬兵上瘾还是咋的?挖洞都这么起劲!”大伯却说:“当兵就得听命令,前方打仗,我们在后方做的事肯定有意义。”没过多久,洞库的一期工程完工。战士们听闻存放在洞库的物资将会用去支援前线,再没人发牢骚,倒是不少人对大伯刮目相看。  3年服役期转眼就满,因为西南的战事还在继续,国家号召战士延期服役。还盼着机会上战场立功的大伯二话没说就递交申请,又在部队呆了3年。6年里,大伯钻山挖洞、操枪弄炮、养猪种菜,干过副班长、班长、代理排长,但直至脱下军装的那一刻,他也没能上前线,还是个义务兵,可他从来没觉得后悔。  图片来源于网络  大伯退伍之后,被安排到乡上的武装部工作。跟着他到了新岗位的,是一只绿色的军用水壶。经年使用,壶身上的绿漆早已斑驳,边边角角有许多磕碰凹痕,看起来又破又旧,可大伯却把它当成宝,训练、开会、办公、组织国防教育,走哪儿带哪儿。渴了累了,他拎起水壶,拧开盖,咕咚咕咚往嘴里灌。末了,还要豪气地一抹嘴:“爽!”大娘笑他:“渴了喝啥水都觉得爽。”他却认真地说:“你知道啥!这壶里装的水,有兵味!”  后来遇上改革,乡镇级别的武装部都被撤了,大伯也就回了家,可他那“我是一个兵”的劲头却一点没减。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顷刻间把家乡变成了人间炼狱。大伯没了人影,电话打不通,问谁谁说没见着,大娘急得直哭。直到3天后,才有了他的消息。原来,地震发生后,他第一时间找到了集合起来的民兵队伍,到下面的乡镇救灾去了。大伯在灾区忙活了半个多月,整天在断壁残垣里寻人、救人,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也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的。大娘满是心疼地吼他:“你早就不是兵了,武装部也没有了,你这不要命地跑去是为啥?”大伯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一天当兵,一辈子就是兵。天灾来了,我窝在家里,就是丢当兵人的脸!”  休假回家,我身穿军装去大伯家问候。他摩挲着我的肩章、领花和资历章,像在抚摸一件件艺术品,久久不忍离手。“瞧瞧,兵瘾又犯了不是,摸起来没完啦。”大娘嗔怪道。“没事!大伯,多摸摸,把您的兵瘾也传染给我哈!”听了我的话,原本略显尴尬的大伯一脸灿烂。

编辑:www.77psb.com_www.77psb.com-【家决一雌雄】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vidico68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别傻了,你真的以为有了DC调光就能护眼了么? 巨人网络辟谣史玉柱被带走:史总下午一直总部开会 步长制药:连续5年营收过百亿主要产品问题频发 传朱莉欲将近8亿资产给大儿子前夫皮特不满偏心 英特尔势创逾十年最大跌幅花旗称预测下调仍显激进 美国人又失信?承诺支付200万美元却没给朝鲜一分钱 94版《三国演义》剧组重聚拍摄地回忆幕后故事 2019公告牌获奖名单揭晓德雷克A妹获最佳歌手 《谋爱上瘾》海报预告双发引期待揭开黑色爱情帷幕 2033年将宇航员送上火星?美权威智库研究表明不可行 透露信号?巴菲特请潜在继任者来回答关于保险的问题 库德洛:摩尔承诺\"全力以赴\"前一天就已决定退出提名 李若彤穿无袖背心健身秀手臂肌肉呈现阳光健康美 王丽坤被嘲“最丑妲己”后,拍新戏素颜出镜被赞颜值很高 姜丹尼尔解约案首次听审申诉合约权被高价转让 北京世园会4月29日启幕162天将举办2500多场活… 美油周二收高1.1%创近6个月新高 举重亚锦赛郭婞淳统治59公斤连破三项世界纪录 神吐槽:湖人还用选教练?直接把隆指导扶正就行 《我是唱作人》淘汰赛来袭!毛不易梁博进“死亡之组” 高盛:维持中海外买入评级目标价36.3港元 一汽-大众新款迈腾谍照曝光外观微调 内地银行在港被查风波监管意在“敲山震虎” 华为2018研发投入153亿美元较2014年暴增14… 江苏查获近万双名牌运动鞋你的阿迪耐克可能是假的 “校园贷”违法获利数百万杭州一涉黑组织12人获刑 优酷品牌升级更新Logo:更扁平化、女性化、年轻化 亚马逊中国清仓大促,PC、移动端、微信全线崩溃 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5月1日会议声明全文 \"美国制造\"哈雷利润下降27%特朗普誓言报复欧盟… 互联网消费金融“第三势力”的崛起与隐忧 WeLab中国区副总裁:金融科技赋能传统金融业已入盛夏 菲律宾东南海域发生5.2级地震震源深度67.4公里 西甲-武磊重回首发凌空斩西班牙人半场1-0领先 朴有天首次为吸毒撒谎道歉:深刻反省会接受惩罚 动荡政局导致OPEC上月石油产量持稳 京城老熟人周日无缘回工体周挺:感谢牵挂永远铭记 黄子韬易烊千玺新剧《艳势番》改名《热血传奇》 皇马有名打不垮的老将他用双拳向世界证明自己 刘强东案女事主回应:在整个过程中反复抵抗 阿不都:上一场体能出现问题今晚依然有信心 《我是唱作人》淘汰赛来袭!毛不易梁博进“死亡之组” 深度|隋文静/韩聪的“第三种爱情” 丰田开放专利没想象的那么美 沪指午后急跌6%中信建投下跌10.51%A股跌停 步长制药:连续5年营收过百亿主要产品问题频发 英国宣判阿桑奇入狱支持者冲法官喊“不知羞耻” OMG!绿军探花隔扣字母哥死亡凝视太霸气-gif 美银美林:新濠国际目标价升至26.5元重申买入评级 官方称不在秦岭保护范围内骊山现唯一合法别墅区 田径亚锦赛中国再夺三金谢震业谢文骏今夜最耀眼 58亿欧元!FCA完成出售旗下零部件公司马瑞利 林峯带女友张馨月与苗侨伟等聚餐搭肩膀好甜蜜! 三个关键词看中俄“海上联合”系列演习的那些“首次” 三大因素驱使下印度年内或增持150万盎司黄金 “隼鸟2号”在小行星击出陨石坑,系全球首次 团伙假维权真敲诈谎称拥有图片版权迫商家买授权 市场监管总局对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 张雨绮张钱豪恋情曝光?当初前夫袁巴元说的话亮了 软银与谷歌联手建立空中网络基站距离地面20公里 利拉德低迷坎特15+9掘金打铁主场失利1-1 为何外星人不联系我们?也许我们就在被“圈养” 巴菲特:富国银行做了一些疯狂的事 增速超对手华为在这件大事上不惜砸重金 乐视网暂停上市成定局\"去年净资产为负30亿债务难解 日本新天皇即位仪式上将交接皇室“三大神器” 相声演员众筹百万争议:根子在平台风险提示未尽责 直击|realme创始人李炳忠正式宣布品牌进入国内市场 多伦多中国留学生绑架案又一名嫌犯落网还剩1人在逃 松山油漆廠土地產權記者會喊停啟人疑竇 郑州银行净利润10.47亿人民币同比减少9.35% 恒大战墨尔本首发:四外援全勤何超登场郑智轮休 将退位的日本明仁天皇曾在访华时这样谈历史问题 美高官“亲自”领导委政变?俄警告美勿干涉委内政 曝利物浦天王当选英超最佳博格巴意外进最佳阵 巴索戈精准制导助航体之王破僵建业取得梦幻开局 三星GalaxyFold杯具了折叠屏还有戏吗? 华为回应英国5G\"绿灯\":很高兴看到基于证据开展工… 您有感染乙肝的危险吗 两大将伤停!克洛普确认萨拉赫菲米无缘出战巴萨 华为推出5G车载模组或为“世界首款” 东莞知名民营企业家去世20亿股票由两个女儿继承 华为董事会首席秘书江西生:华为100%由员工拥有 韩国遭强征劳工申请变卖日企资产以强制执行赔偿 Twitter财报:用户增长超预期社交媒体盈利空间释… 美航母编队前往中东美高官:向伊朗释放强烈信号 受非洲猪瘟影响17家肉制品上市企业9家业绩下滑 一季度个税人均减税855元36至50岁群体获益最大 练马甲线最有效的动作介绍 总是找不到好看的壁纸?这4招帮你DIY出独一无二的 日本明仁天皇退休交班了但更多的日本人不敢退休 唱哭何炅,被称“破烂王”…“05超女”黄雅莉的30岁人… CBA历史上0-2落后无人生还广东第9冠要来了? Sixlens推动知识产权大数据产业应用进入3.0时代 美国费城华埠学校门前石狮被砸或涉种族偏见犯罪 标普500指数创新高空头打死不退继续唱空 三大运营商5G博弈国资委定调扩大投资 中国工程院:李彦宏王传福等入选候选工程院院士名单 西甲巴萨首发:梅西苏神轮休11人全部更迭 武侠世界名马济济第一名你一定认识 香港首季GDP增0.5%逊预期专家:最差的情况已经过… 4100亿美元市值造梦?鼎益丰老板画饼声称要赴美上市 傲慢与偏见:国际互联网巨头折戟中国的故事 全美麻疹病例已達704例22州淪陷 中国66%的进口啤酒来自这三个国家 韩国结束对苹果的专利侵权调查与原告达成和解 三女生住民宿被警察带走网友:携程莫拿他人生命试水 羽球亚锦赛中国混双惊险不断张楠/李茵晖遭淘汰 大和:依旧看好汽车行业给予比亚迪等买入评级 最美校園|四月飛雪也擋不住的麥迪遜Mifflin… 潘粤明有新恋情,女方身份和照片曝光,双方曾经多次合作? 曝泰伦卢渴望当湖人主帅邀锡伯杜当助教遭据 采用最近家族设计新款AMGE63谍照曝光 “一只羊”撞上“复联4”,一张图看懂艺术片空间有多小 美国3月PCE环比增0.9%创2009年8月以来最大… 小米技术委员会架构初步完成任命19名技术委员 马蓉近照曝光钻戒吸睛!离婚后奢侈品加身竟成“大富婆”?… “爱美”创造千亿市场毛利率高被贴“暴利”标签 伊朗喊话美国:你能不能进霍尔木兹海峡,我们说了算 阿森纳猛将确认赛季报销!枪手生涯已经结束了 全球汽车巨头一季度业绩低迷冀望下半年 汇丰:中银香港维持买入评级微升目标价至39.8港元 乾貨!盤點多倫多西區高人氣農貿市場~包你今夏逛不停~ MaidMAX5层衣帽间置物架 58安居客和贝壳找房闹上法庭互指对方盗用房源图片 三年增2万亿天猫何处寻流量 英银下调通胀预期英镑携欧股下挫 俄美女特工在美被判18个月监禁,刑满后将被遣送回国 陈应表:橄榄球可作为国防备战的上佳训练手段 两次海上阅兵均由052D任检阅舰奠定其海军主力地位 95岁黎介寿院士亲自救治斯里兰卡爆炸事故中国伤员 综合施策鼓励民办园转型普惠园扩大学前教育供给总量 周震南感谢依旧在坚持的自己:青春就是勇敢追梦 《撞死了一只羊》口碑飘红聚焦司机平凡生活 人美心善!失明歌迷来听演唱会Lisa感动落泪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传枪声3人受伤 衣品在线气场全开的郑秀晶也会一胖毁所有? 首艘国产挂上四道拦阻索或重入船坞划线涂舷号(图) 大和:重申中国铁塔沽售评级目标价1.36港元 富达投资3月抛售140万股特斯拉股票 烟火里奋战9天9夜这群“守夜人”用英勇换回了人民的平… 尚雯婕:“梅溪湖36子”应该比我们还忙 Slack向美SEC提交IPO:日活超1000万营收超… 2019巴菲特股东大会要点全纪录:会雇人投资科技股 江苏高考方案:采用“3+1+2”模式480分变成75… 再度当妈!香港豪门阔太诸葛紫岐已秘密生下二胎 美司法部长拒不出席“通俄”调查听证议员吃鸡抗议 谢文骏:虽最佳但我目标远高于此新教练和我配合见成效 J罗重返皇马可能性猛增他不在拜仁主帅建队计划 刘畊宏携妻北极圈以北330公里蜜月大自然中寻找幸福 黄圣依7岁大儿子安迪罕见探班,主动帮妈妈超暖心 用電量頻攀高 經濟部再掛保證沒問題 Gucci彩妆也上新了口红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武磊不满意!进球未能带来胜利赛后抱头遗憾 秦岭违建被拆支脉骊山又现别墅群?官方回应 香椽创始人时隔半年再次“变脸”:不再看多特斯拉 西甲最强防线被西班牙人打爆!巴萨都没赢这么多 王立新:黄金将成为全球投资者组合收益的重要来源 慧燈繁星成績亮眼醫學系全壘打 黄秋莲接棒郭台铭?鸿海:有具体信息将依规办理 朴有天首次为吸毒撒谎道歉:深刻反省会接受惩罚 开盘:昨日创新高后美股周三开盘涨跌不一 贾跃亭被证监会立案调查“下周回国”吗? 反思恐袭惨剧斯里兰卡总统要求防长辞职 陈楚生宣布二胎得子喜讯甜蜜告白老婆:辛苦啦 斯里兰卡防长:多数自杀式爆炸者受过良好教育 杨超越晒与龙丹妮合影调侃要为其打造专属综艺 观察:昔日土豪今成保级队幸福难觅他还能挺多久? 前院长调任故宫敦煌研究院书记院长将同时获补 800-685-NYIS(6947),你的美国法律/移… 外卖小哥车牌含芯片上海交警尝试新招治乱骑行 博鳌银丰涉事疫苗确认为假疫苗起底银丰系资产版图 特朗普称Moore已决定放弃角逐美联储理事职位 拆除秦岭别墅后陕西全面治理造景造湖 苹果认为这个自行车比赛的图标侵犯了自己的商标 亚锦赛吴智强破10秒20大关成中国现役第三人 修杰楷发生车祸借机教育女儿安全座椅重要性被赞 杜兰特+莱昂纳德!他们组这对超巨概率已超5成 N組圖告訴你紐約與洛杉磯最大的不同,笑哭了:到底哪個更… NASA最新研究报告:宇宙膨胀速度比之前预测快10% 长安CS55轻年版正式上市售价10.79万元 全球股市表现良好黄金价格低位看跌 福利第三波|這家憑藉日式火鍋圈粉無數的神店,要請你吃… 火箭主帅回应不爱叫暂停:相信哈登叫暂停没用 TCL电子首季营业额同比增长16% 盘点世界马术及中国马术历史上的的那些“第一” DBA电讯中期亏损收窄至459万人民币不派息 推特盘前一度涨近10%一季度月活营收超预期 潮流志|一不小心穿成了“柠檬精”这个夏日就要酸给你看 天狮董事长李金元百亩宫殿被拆:曾供李世民像 美国企业获利与整体经济稳步前行或打消衰退担忧 北京新机场线一期贯通9月初运营将北延至丽泽商务区 小米澄清首季出货量超过2750万部 瓜帅少见表态:对莱斯特城会拿3分连拿6分夺冠 当妈or想当妈?袁立晒怀抱宝宝照片引猜测 杜特尔特再呛加拿大:不运走垃圾就“埋了”加使馆? 社保缴费比例今起下降事关你的钱袋子